科技創新企業可能遭遇的七大知識產權風險(三) ——員工帶走公司的商業秘密另立門戶


案例1、首美創新方案有限公司等訴無錫三角洲計算機輔助工程有限公司、劉某侵害商業秘密糾紛案(【2015】錫知民初字第251號)

【基本案情】

首美創新方案有限公司為碰撞測試假人模型的設計、開發和銷售的企業,擁有包括H303、H306兒童假人模型在內的相關假人模型的商業秘密。首美創新公司從案外人珠海楓艾迪斯科技有限公司、王某處獲知劉某通過不正當手段獲取其擁有商業秘密的假人模型數據,并通過劉某擔任法定代表人的無錫三角洲計算機輔助工程有限公司使用及向楓艾迪斯公司披露、銷售,嚴重侵害了涉案商業秘密,首美創新公司訴至法院請求判令三角洲公司、劉某停止侵權,并共同賠償經濟損失50萬元。

法院經審理認定,涉案兒童假人模型由點構成元素,由元素構成部件,部件由材料、屬性信息等來定義,其中每個點均為一個不同的數據,這些數據需要假人模型文件打開運行時才能得以直觀體現,相關公眾不可能在公開渠道獲得上述數據,假人模型銷售后對于購買者而言,亦有期限、復制、傳輸等諸多限制,據此可以認定涉案兒童假人模型的數據為非公知信息。同時,涉案兒童假人模型數據的價值性及保密性亦可認定,因此應認定為技術秘密。三角洲公司、劉某聲稱涉案模型數據來源于網絡,但無法說清取得的具體渠道和途徑,對于涉案模型數據為何會與涉案兒童假人模型數據基本相同,亦不能作出合理的解釋。此外,劉某在刪除了版本信息、許可協議及公司簡稱之后將涉案模型數據提供給王某,足見其明知其行為的性質,并以此掩飾其侵權事實。故可以認定劉某、三角洲公司實施了非法獲取、披露、使用、允許他人使用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判決三角洲公司、劉某立即銷毀涉案兒童假人模型數據,禁止披露、使用、允許他人使用該項技術秘密,直至該項技術秘密已為公眾所知悉為止;賠償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合計50萬元。

 

案例2、江蘇擎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訴南京云松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張某、楊某、王某、金某、韋某侵害計算機軟件糾紛案(【2016】蘇01民初95號、【2016】蘇民終1554號)

【基本案情】

江蘇擎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涉案“擎天反貪系統”等四個軟件著作權人。張某原系擎天公司銷售總監,楊某原系擎天公司政法產品事業部技術經理,對擎天公司涉案四個項目進行協助管理,王某、金某、韋某原系擎天公司通信產品事業部軟件開發人員,參與擎天公司涉案軟件的開發,后五人先后離開擎天公司。20153月,南京云松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公司經營范圍為計算機軟硬件技術開發等。該公司股東分別為楊某的妻子與張某的母親,張某還系云松公司監事,王某、金某、韋某均系云松公司的員工。云松公司于2015720日、2015112日分別獲得國家版權局登記的云松異構系統等四個軟件著作權,擎天公司主張云松公司登記的上述軟件分別侵犯了其四個軟件著作權,故請求法院判令云松公司、張某等停止侵權,連帶賠償經濟損失及其為制止侵權行為支付的合理費用400萬元。

法院經審理認定,擎天公司系涉案“擎天反貪系統”四個軟件的著作權人。經比對,云松公司的被控侵權軟件分別侵犯了擎天公司涉案四個軟件著作權。張某、楊某、王某、金某、韋某在擎天公司工作期間主要從事涉案軟件的研發和銷售工作,可以接觸到擎天公司涉案四個軟件的源代碼等核心內容。但張某等人在離開擎天公司任職云松公司期間,明知擎天反貪系統等涉案軟件屬于擎天公司,卻仍然在該軟件源代碼的基礎上制作完成被控侵權軟件,且張某作為云松公司的監事,并在其母親為云松公司股東的情形下,亦應當知道沒有楊某等人的上述行為,云松公司不可能在短期內將被控侵權軟件進行著作權登記。因此,在云松公司等未舉證證明拷貝擎天公司涉案軟件源程序的侵權人或被控侵權軟件的實際編寫者的情形下,法院認定張某等與云松公司具有共同侵犯擎天公司涉案軟件著作權的故意,并共同實施了侵權行為,應共同承擔侵權責任。法院最終判決云松公司立即注銷被控侵權軟件著作權,立即刪除與擎天公司涉案軟件有關的資料,云松公司、張某等共同賠償擎天公司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400萬元。

 

案例3、蘇州市佳禾食品工業有限公司訴湖北香園食品有限公司、陸某等侵害商業秘密糾紛案(【2012】蘇中知民初字第0119號、【2016】蘇民終276號)

【基本案情】

蘇州市佳禾食品工業有限公司擁有涉案植脂末產品配方及相關生產工藝的技術秘密。陸某原系負有保密義務的佳禾公司員工,在離職前利用其在佳禾公司的ERP系統賬戶多次輸出了涉及商業秘密的文件并存放于自己的電腦、U盤等載體內。陸某隨后在湖北香園食品有限公司工作期間,又利用其掌握的上述文件資料,指導香園公司進行生產。生效刑事判決認定陸某離職后向香園公司披露、使用其所掌握的佳禾公司商業秘密,協助香園公司生產相類似的植脂末產品,侵犯了佳禾公司的商業秘密,并造成佳禾公司203萬余元的重大損失,其行為已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遂判處陸某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30000元。隨后,佳禾公司即以香園公司等至今一直仍在侵害其涉案商業秘密為由提起民事訴訟。香園公司提出:200910月陸某被采取了刑事強制措施后其植脂末產品即已停產,后在當地管委會的協助下與他人重新進行研發,20106月恢復生產時的植脂末配方及技術已不同于陸某的配方及技術。為此香園公司提交其現有的植脂末產品配方及生產工藝。經技術鑒定。香園公司現有植脂末產品配方、生產工藝與佳禾公司涉案植脂末產品配方、生產工藝不具有同一性。

法院經審理認定,佳禾公司生產植脂末產品的配方及工藝技術中的控制參數構成技術秘密。陸某自佳禾公司離職后就職于香園公司至200910月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期間,使用所掌握的佳禾公司保密技術信息協助香園公司形成生產技術并生產出相類似的植脂末產品,侵犯了佳禾公司的商業秘密。判決香園公司等賠償佳禾公司經濟損失273萬元,陸某對其中的203萬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陸某、香園公司等共同賠償佳禾公司為制止侵權所支付的合理費用30萬元。

 

【風險防范點評析】

對于企業管理者來說,商業秘密保護是一個老生常談。然而,屢談屢失,如上述案例所列示的企業核心骨干員工帶走企業商業秘密并另立門戶的事件頻頻發生。

對于企業來說,商業秘密是企業最重要的無形資產,商業秘密保護也是企業管理最基礎的內容之一。關于商業秘密保護,企業管理者至少需要了解以下兩點:

1、企業的技術信息或經營信息能否構成商業秘密,取決于是否滿足以下三個要件:一是不為公眾所知悉,二是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三是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

2、公司員工違反與公司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以不正當手段獲取并非法使用公司的商業秘密,給公司造成特別嚴重后果,其行為即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他人明知公司員工以不正當手段獲取商業秘密,并共同非法使用該商業秘密進行生產、銷售,其行為亦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

   同時,需要特別關注以下兩點:

其一,企業的商品供、銷渠道、客戶名單、價格等相關經營信息,以及產品配方、工藝流程、圖紙、軟件源代碼等等,要被法院認定為商業秘密并獲得法律保護,甚至通過刑事責任的追究,有力打擊竊密員工,很重要的一點是,企業需要對其商業秘密采取了適當的保密措施。在司法認定中,公司是否采取了合適的保密措施,是確定商業秘密的一個關鍵因素。保密措施可能在客觀上無法百分百地阻止竊取秘密者,但是其權利人宣示其秘密信息應當受到保護的保護姿態,是一道禁止入內的籬笆。

   其二,企業商業秘密保護相對于專利保護,操作難度更大。在商業秘密侵權案件中,商業秘密的范圍及內容是權利人要邁過的第一道坎,它的舉證顯然沒有專利權那樣清晰明了;其次,是否構成侵權,通常需要依靠司法技術鑒定來進行判斷,司法技術鑒定的周期普遍較長,且鑒定費用過高,企業維權成本很大。因此,對于可以進行專利保護的技術成果,企業應當以專利保護和商業秘密保護雙管齊下。

    從跳槽員工一方來看,他們的創業經歷在如今的科技創業大潮中非常普遍。帶著老東家的客戶和技術,自己出來創辦公司。為了避嫌,假借家人或親戚的名義做出資人,甚至拿著老東家的工資,開著自己的公司,讓自己的公司挖老東家的墻角。但是,天網恢恢,只要老東家拿起保護商業秘密的武器,這些“李鬼”公司就得關門,竊秘者更將被追究“侵犯商業秘密罪”的刑事責任?萍紕摌I者染指老東家的商業秘密,這種創業“原罪”將是企業發展過程中無法承負的隱形炸彈。

   因此,為避免與老東家產生商業秘密糾紛,創業者在離職時應嚴格遵守企業的相關規定,約束自己的行為,全面交接工作資料,厘清職務發明歸屬,謹慎對待競業限制協議。

 

 

作者簡介:

陳靜律師:南京知識(江北新區)律師事務所負責人,律師,專利代理人,專業從事知識產權法律服務十余年,現任南京市律協知識產權業務委員會主任。2008-2010年度“南京市優秀律師”,2013-2015年度“南京市十佳律師”。

 

 


法務咨詢

E-mail: [email protected]
Tel: 025-83716528
 025-83734041

法律聲明

未經本網站許可,任何人不得擅自(包括但不限于:以非法的方式復制、傳播、展示、鏡像、上載、下載)使用,或通過非常規方式(如:惡意干預本網站數據)影響本網站的正常服務。否則,本網站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請掃描二維碼

官方微信

請掃描二維碼

[email protected] | 知識律師事務所 | 版權所有 | 蘇ICP備08008160號
打麻将可以提现的平台 平特一肖一尾什么意思 两肖四码公开中特图 下载科乐长春麻将 如何分析股票k线图 上期平码算下期7码公式 欢乐游戏棋牌官网 浙江6+1开奖号码多少啊 今日德甲推荐 浙江快乐彩微信号 欢乐真人麻将手机